当前位置: 新闻专区>>热点新闻>>阿克苏
站内搜索:
阿克苏

“你是我们的宋老师,也是我们的宋妈妈”

日期:2018-06-30 10:15:36        来源:阿克苏日报       【收藏  打印

    

宋静给学生辅导功课

   “宋妈妈,以前那个幼稚、爱闹事的女孩长大了,真希望现在就见到你,抱着你。”“老师,我们永远爱你,在我们心目中,你永远是我们的第二个妈妈。”“老师,听说你生病了,严重吗?去医院检查一下好吗?我们特别担心你!你是我们的宋老师,也是我们的宋妈妈,我们希望你健健康康的。”……6月26日,记者看到,在宋静的手机里保存着几十条这样的短信。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相隔几千公里的短信,字字句句让她的心里暖暖的。

    三尺讲台上青春飞扬

    48岁的宋静是库车县第三中学教师,带内初班学生。在教师岗位上工作29年的她,无论什么时候都以满腔热忱关爱学生,被学生们亲切地称为“宋妈妈”。

    1989年,宋静高中毕业后回到库车县二八台镇,恰巧南京支边青年返乡,二八台学校急缺教师。看到招聘信息,宋静去学校参加考试,同年8月走上三尺讲台,开始执教生涯。

    1993年,时任小学教师的宋静通过统一考试,到地区教育学院进修两年后,回到二八台学校担任中学教师,一直到2005年8月调至库车县第三中学,在该校小学部任教。

    2011年,库车县第三中学承办了第一届内初班。作为试点,一切工作都是摸着石头过河。从小在农场长大、精通维吾尔语的宋静被安排到内初班担任首届内初班学生的生活教师兼双语辅导教师。

    一年中,宋静见得最多的就是学生们的眼泪。内初班政策是本县的生源不能考本县的内初班,60余名来自地区其余县(市)和兵团第一师的学生想家的时候掉眼泪,生病的时候掉眼泪,学习跟不上掉眼泪,和同学闹矛盾掉眼泪……宋静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她非常清楚,流泪是学生们唯一宣泄情绪的方式。

    宋静和每一名学生谈心,告诉他们,有心里话可以找她倾诉,她愿意像妈妈一样倾听他们的心声。

    2012年,内初班扩至两个班,一个民考民班,一个民考汉班,宋静担任民考民班的班主任,除了带班级,还要管理学生的生活。

    “宋老师”变成“宋妈妈”

    家在拜城县的阿丽亚·吐尔洪是库车县第三中学首届内初班学生,时隔7年,宋静仍清楚地记得她。那年军训期间,阿丽亚·吐尔洪突然肚子疼,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宋静吓坏了,抱着她往学校医务室跑,校医担心是急性阑尾炎,建议立即送库车县人民医院。

    当时已是下班时间,宋静搭了辆出租车,带着阿丽亚·吐尔洪往医院赶,还给在医院当护士的表妹打了电话,把她从家里叫回医院。表妹来后,给阿丽亚·吐尔洪输上氧气,两人带着她楼上楼下跑着做检查。阿丽亚·吐尔洪捂着腹部疼得直掉眼泪,宋静心疼地紧紧抓住她的手,给她打气,顾不得擦拭自己脸上的泪水。

    次日凌晨1时,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告知是肠痉挛,暑天喝冰水会引起这个症状,建议输完液后带着孩子吃一点容易消化的食物。从医院出来已经凌晨2时许,宋静带着阿丽亚·吐尔洪满大街找饭店,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开着门的,宋静要了一碗汤面,一口一口地喂阿丽亚·吐尔洪吃。直到胃里传来咕咕声,宋静才想起自己也没吃饭。

    回到学校后,宋静把阿丽亚·吐尔洪带回教师宿舍,整晚衣不解带地陪护在床边,阿丽亚·吐尔洪一喊热,她就立刻换一条湿毛巾来给她敷在额头上。第二天早晨,阿丽亚·吐尔洪又活蹦乱跳了。看到憔悴的宋静,阿丽亚·吐尔洪紧紧抱住她,附在她耳边轻声说:“宋老师,谢谢你。”

    齐曼古丽也是库车县第三中学首届内初班学生,在宋静的印象里,这个姑娘瘦瘦小小的,特别喜欢和她在一起。“生活老师一晚上要查好几次寝,有一回,我半夜查寝的时候看见她还好好的,第二天一大早却看见她裹着被子睡在地上,一问,她说夜里梦见和哥哥捉迷藏,从树上掉下来了……”宋静说,她带着齐曼古丽去校医那里检查,好在没有摔伤。

    从那以后,宋静身后就多了一个“小跟班”,宋静走到哪,齐曼古丽就跟到哪,两只小手一定要紧紧地拉着宋静的手。

    “老师,我太喜欢你了,你就像我的妈妈一样。”一天,齐曼古丽睁着大眼睛,一本正经地询问宋静是否愿意当她的“妈妈”。“宋妈妈”这个称呼从那时开始渐渐代替了“宋老师”。

    生活上,学生们衣服破了,宋静就拿到自己家里缝;学生们不会洗衣服,她教他们洗;学生们不会叠被子、整理衣物,她就示范给他们看;有的学生家境有困难,她自掏腰包给他们买生活用品……

    三届内初班,147个孩子,最终一个不落全都考进内高班。

    宋静记得家长来接学生时的场面:一位从温宿县来的母亲从身上取下金首饰送给她,被婉言谢绝后,一步三回头地抹着眼泪走了;一位从乌什县来的父亲拉着女儿的粉红色行李箱和宋静道别,感谢的话才说了两句,就扭过头偷偷擦眼泪……

    蜡炬成灰泪始干

    “要想教好学生,首先要了解学生、关心学生、爱学生,做学生的知心人,用心教,才能教出好学生。”宋静说。

    库车县第三中学是该县唯一一所设有内初班的学校。把农村的孩子亲手送进内高班的殿堂,是内初班教师的责任和使命,也是宋静的人生追求。

    2015年8月,宋静在乌鲁木齐参加完培训,到上海朱家角中学担任一年内派教师,负责新疆籍学生的生活。

    2016年7月,回到库车后,她因时常感到后背疼痛,在同事们的劝说下,到库车县人民医院做了体检。“检查出肝内胆管结石,当时有3毫米那么大,医生建议不能生气、劳累,要定期体检观察。”宋静说,从医院出来后,她没把医生的建议放在心里,背不疼的时候,她的心里只有班里的学生们、面前的教案和一堆作业本。

    2017年3月,宋静再次因背部疼痛去复查时,结石已经长到8.8毫米,医生建议她到大医院做手术。想到学生们即将参加中考,她咬咬牙又坚持了3个月。

    2017年6月底,学生考完试放假后,宋静请假到乌鲁木齐武警医院检查,结石长到12毫米。她拿出3月在库车县人民医院拍的片子请医生看,医生都不敢相信短期内这颗“石头”长得这么快。

    “医生说这个病是劳累引起的,开了10天的药,让我吃完后再去复查。如果结石变小了,就说明炎症消下去了,可以保守治疗,如果没有变化,建议立刻手术。”宋静说。

    今年,宋静感到右臂时常麻木,同事提醒她去医院检查,排除脑梗。检查后,医生告知她是颈椎病。她的颈椎除了第一节是好的,下面5节全部退行性病变,这和她长期低头批改作业不无关系。医生建议她不要劳累,但只要一工作起来,她根本想不起来医生的嘱咐。

    偶尔,宋静会给在武汉读大四的女儿打电话。女儿的开场白永远只有一句:“你的孩子管完了?”

    在女儿心里,22年来,作为母亲的宋静几乎没有管过她,不仅如此,宋静还经常把家庭贫困的学生和家长带回家,只为了让家长和学生有多相处几天的机会,并且不用为食宿费担心。女儿高三那年,刚好第二届内初班学生面临中考,女儿高考需要办理的所有手续都是自己去办的,宋静到现在都记不住女儿读的是什么专业。

    宋静的付出渐渐有了回应。学生们得知她生病后,纷纷在班级群发消息,督促她去做检查,叮嘱她“不要太拼命工作,要爱惜身体”。

    宋静的抽屉里有一封内初班毕业生阿里木江写的信:“宋妈妈,我是阿里木江,虽然我已经离开三中有两年时间了,可母校依然经常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回想在那里度过的三年生活,您教育我们要自立自强、互帮互助、团结友爱、努力学习,将来做一个能为社会做贡献的人,这些话我一直记在心里。老师,我好想你!听学弟们说你得了胆结石,有时疼得很厉害,可能需要做手术,但您一直没去,说不放心大家,等中考后再去,学弟学妹们和我都很心疼你……”这封信和数百条手机短信、QQ消息,宋静一直视如珍宝。

    “孩子们长大了,懂事了,我希望他们将来能有更好的发展。作为一名人民教师,孩子们的成就,就是这份事业赋予我的‘勋章’。”宋静说。

    文/图 本报记者 邓丽娟

责任编辑:张权 汪江
评论( 共有 条评论)
网友评论
 
相关新闻
本栏目最新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