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闻专区>>热点新闻>>阿克苏
站内搜索:
阿克苏

南疆的冬天

日期:2018-12-07 09:58:10        来源:阿克苏日报        【收藏  打印

华丽

 

在我看来,南疆的冬天是最可人的,既能领略到冬的韵味,又不至于寒冷刺骨。

眼下这个时节,北疆早已雪花纷飞,天寒地冻,而天山南麓的阿克苏尽管梧桐叶枯黄萎缩,零落枝头,仍有一些草木眷恋着秋色。比如隔墙的垂柳,那柔柔的枝条依然荡涤着绿意,不肯削减叶的温情;还有街道旁、树林里、楼房前的小草,一片片地绿着,似乎忘了季节的变迁;院里两株太阳花长得有一人高,大部分花朵凋谢并结出了黑色的种子,竟还有三五朵开放着。

正午的阳光和煦悠远,往往给人一种错觉,不知是走在深秋的余光里还是沐浴在初春的暖阳里。时常可以看见几个大爷大妈倚靠着墙边或在街角旮旯扯着闲话,晒着太阳。或许是晒得久了些,那布满沧桑的脸上泛着微微的红色,像是晕染了一点点胭脂,涂抹了一点点色彩,显得生动起来。日头高高地挂在当空,多数晴朗,偶尔又蒙上一层“薄纱”,慵懒地散发着光和热,犹如一杯温开水,不冷也不烫,十分宜人。

南疆的冬天往往风平浪静,温婉平和,即使偶尔闹一点小情绪,也不伤大雅。虽说早晚温差大一些,但白天的温度大多维持在零摄氏度以上。浅浅的冬真有点南国的味道,但又没有南国那难捱的阴冷与潮湿,大街小巷穿梭着骑电动车的男女,风驰电掣般把车开得飞快,昂着头,很帅气很潇洒的样子。这在北疆几乎是不可能的,凛冽的寒风迫使人们将头和脖子深深地缩进衣领,一个个戴着棉帽、围巾、手套、口罩,穿着棉靴,还是冻得直打哆嗦,路面又硬又滑,四个轮子的汽车都要打滑,谁敢骑着两个轮子的电动车逞强?

在北国,无雪不算冬。南疆的冬天也下雪,但一年不过两三场,且下得小。这不,已至岁末,还未见有一场像样的雪光临,只是在前不久,象征性地飘了一阵雪花而已。那天,昏暗的天空忽然飘起了雪,零星、稀疏的雪花慢悠悠地打着旋,显得是那么无精打采。与北疆那大朵大朵、晶莹凝重的雪相比,南疆的雪明显少了水分的支撑,好似秋天的芦花,显得轻飘飘的。就是这样的雪,也只下了半个小时,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鸟类大概是世间最聪明的动物,它们最懂得生存之道。以前的南疆,一到深秋,候鸟就要远飞,去温暖的南方过冬,只留下麻雀、喜鹊等少数几种鸟类驻守家园。近年来,随着阿克苏湿地面积的扩大和环境的改善,许多候鸟不再长途跋涉,而是选择留下来。大片的湿地成了鸟儿繁衍生息的好地方。寒冬时节,在塔里木河流域沙雅段一处湿地,人们看到数千只白天鹅、赤麻鸭、棕头鸥在水面游弋、嬉戏、觅食、翱翔,那壮观的场面令目睹者无不为之惊叹。

南疆深冬时也冷,但不刺骨。出门时,不用把自己裹得像面包一样臃肿,照样可以甩开手脚,漫步在冬日的暖阳下。由于冬季阴郁的天气少,大太阳的时候多,又没有雾霾的侵扰,这里的人们脸上永远是晴朗的,心里更是明媚的。

这些年,每到十一月初,我的同事朋友便像鸟儿一样飞往海南,去寻找沙滩的温暖。如果要我选择,我宁愿去南疆,去阿克苏。我想,造物主既然让这个世界有了春夏秋冬,那么一定有它的道理。我们不必为了追随春花秋月的妖娆与妩媚,而冷落了冬雪的素雅与高洁。在南疆,既有浅浅的冬季韵味,又有淡淡的江南韵致,这是上苍给予的馈赠,是大地的厚爱,更是人间的幸事。这样美妙的冬天,还要到哪里去寻觅呢?

责任编辑:麦迪努尔   张茜
评论( 共有 条评论)
网友评论